焦头烂额的一段日子。想不通的事情太多:如何冠冕堂皇的来破坏信任?如何心平气和的来双标?

在婚姻自由的现状下竟然提出写承诺书:承诺不离婚承诺在一起。令人难以启齿也难以下咽。如此农耕时代的疯狂落后观念竟然也要求”理解”。得不到伴侣保护和理解的婚姻,三观不在同样范围内的认知,一味要求遵循他人不正常要求的强制,不平等的对话和选择。深夜看着窗外,有那么一秒好想解脱出来,是梦境吗。

如何去处理『关系』是比宇宙黑洞和数学方程式更难解答的问题。真的很难,而且是我们苦难生活之上的磨难。

晚上,站在镜子前一起刷牙的两个人。

一会儿就12月了。外面在下雨,家里的小小人儿真暖和。

希望每天都能在一起。

很奇怪,结完婚更能冷静思考”自由”和”独立”,也更向往变化。对相依相偎的期望值,从居家的空间在一起转化为看一本共同的书或是开展一起的事业。

如果不把婚姻生活太当回事儿,还挺有趣。

我们跑进民政局的时候天空飘着小雨,车就横在路边,你在前面喊”快来这边”。

希望我能让你温暖幸福一点,你能让我平静安全一点。

路很长,不论晴雨,我要成为你最好的天气陪着你慢慢走。真喜欢你。

周末看的都是老电影,有助于静下来思考那个老掉牙的问题:What kind of person do you want to be?

这是时不时需要update的思考题。为了不被黑洞吞噬我们总是尽量找一些老旧的东西做记号提醒自己保持清醒。这个问题便是我的灯塔,让自己不至于迷失在一个被成为”NOW”的空间状态下。

这个时间节点上父亲60大寿,男友准备辞职,工作室开始运作。人赶人事儿赶事儿。半年的双城生活着实认识到什么是时间成本,所以在有限的条件下需要去做取舍。

而我的人生Partner是什么样子的?以前开玩笑总是说要三观一致歪,现如今有了更多具象的要求,我需要一个有思考人生能力和选择幸福魄力的伴侣。如果可以选择,What kind of person do you want to be?

独立人格和自由意志,是不是再好不过呢?

父亲大人有个早年间在西藏写诗画画的朋友,成了我身边”最会夸人”的忘年交:言语之间从未提及过别人的外貌,品质和才情是描述较多的方面。

夸男士外表帅气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吗?作为重视外貌更多的自己(Female)都觉得被赞”外表”是种廉价的夸奖,反观男士听到这种农耕时代般的夸奖是种什么心态?